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陈某琳诉江苏省某医院劳动争议案
  发布时间:2022-07-15 09:50:21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用人单位未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的情形,应当包括迟延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劳动者以迟延行为导致其无法充分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的争议,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的下列劳动争议,适用本法:

(一)因确认劳动关系发生的争议;

(二)因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劳动合同发生的争议;

(三)因除名、辞退和辞职、离职发生的争议;

(四)因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福利、培训以及劳动保护发生的争议;

(五)因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等发生的争议;

(六)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劳动争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  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点评】

现实中,由于用人单位欠缴社会保险费用或未及时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而导致劳动延迟办理退休手续的现象较为普遍,对于这类纠纷案件是否应当纳入劳动争议案件的受理范围,实践中还存在截然不同的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不应当予以受理,其理由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只有用人单位没有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不能补办的,导致劳动者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赔偿社会保险待遇损失而发生的社会保险争议,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在用人单位已经为劳动者办理了基本养老保险手续并补缴了养老保险费,劳动者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情况下,因迟延缴纳养老保险费,迟延办理退休手续所产生的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第二种意见认为应当纳入劳动争议的范围,予以受理,其理由是:退休手续的办理是涉及劳动者晚年生活和社会养老的一件大事,必须慎重处理。法官对于司法解释的条文必须进行科学、全面地解读和正确适用,而不能机械适用,否则损及公平正义原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的“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应当包含“始终未办理”和“未及时办理”的两种情形。而不能片面地理解为仅存在一种“始终未办理”的情形,若用人单位迟延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导致劳动者社会保险待遇遭受损失,理应纳入劳动争议案件的受理范围。本案一审再审、二审再审均认可第二种观点,对于畅通劳动者救济路径、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具有指导意义。

 

上诉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被申请人):某医院。

法定代表人:吴某,该院院长。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再审申请人):陈某琳,女,住新沂市。

上诉人某医院因与被上诉人陈某琳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20)0381民再18号民事判决,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某医院上诉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审人民法院的不当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原审起诉。事实与理由:第一,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陈某琳在新沂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组织下,同上诉人某医院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后,就不具有再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民事权利,本案不应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案件的范围。第二,原审人民法院在损失计算和认定上没有法律依据。首先,养老金的调整需要参照国民经济发展水平和各地区各部门具体情况,这应属于政策调整的范围,不能将其纳入法律规范的范畴;其次,人均期望寿命只是一个参考值,因为年龄、身体、居住环境、医疗卫生条件、个体差异等等千差万别,不能据此作为判令客观损失存在的依据。

陈某琳答辩称:1.关于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本案再审是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指令新沂市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的。上诉人要求驳回被上诉人的起诉,是不尊重法律事实的。一审基于大量事实证据作出的判决正确。2.关于上诉人是否应当进行赔偿的问题。上诉人所称事由已被省高院(2019)苏民再524号裁定否定,陈某琳的损失是因为上诉人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办理相关手续造成的,所以上诉人应当进行补偿。而损失数额是新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计算出来的,把仲裁调解时因为上诉人没有和陈某琳签订劳动合同而进行的补偿也计算在内了。

陈某琳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某医院补偿陈某琳因未依法为陈某琳办理退休手续造成的经济损失30万元。

原审新沂市人民法院认为: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根据该条规定,只有用人单位没有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不能补办的,导致劳动者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的,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赔偿社会保险待遇损失而发生的社会保险争议,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某医院已经为陈某琳办理了基本养老保险手续并补缴了养老保险费,陈某琳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因迟延缴纳养老保险费,迟延办理退休手续所产生的争议,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的范围。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一条规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反悔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2016125,陈某琳向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新沂仲裁委)申请仲裁,以其于20086月起到某医院工作,20151220双方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为由,要求某医院支付经济补偿金9600元。经新沂仲裁委主持调解,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1.陈某琳与某医院于20151220解除劳动关系。2.某医院于2016325日前向陈某琳支付9600元;如某医院未按时支付,陈某琳可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3.陈某琳收到上述款项后,放弃一切其他权利,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向某医院主张任何权利;陈某琳亲属如有异议,一切后果由陈某琳承担。201639,新沂仲裁委作出新劳人仲案字(2016)第122号仲裁调解书,对上述调解协议的内容予以确认。该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且某医院已经向陈某琳支付了9600元。本案所涉劳动争议,包含在该调解书的处理范围内。因此,陈某琳提起的本案诉讼,不符合受理条件。综上,陈某琳的起诉,不符合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条件,应当予以驳回。原审法院于201866作出(2018)苏0381民初235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陈某琳的起诉。

陈某琳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裁定,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原二审认为,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而本案中,虽然某医院在与陈某琳劳动关系存续期间未为陈某琳缴纳社会保险,但经社会保险经办机构督促,被上诉人某医院为上诉人补缴了社会保险,且上诉人已经办理了退休手续并领取养老保险金,上诉人现要求被上诉人赔偿未能按期领取养老保险金的损失,不属于法律规定的人民法院劳动争议案件受案范围。一审裁定驳回陈某琳起诉并无不当。另,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的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一方当事人反悔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本案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劳动争议纠纷已经新沂市劳动仲裁委仲裁,双方已经达成仲裁调解并已实际履行,在调解书中上诉人明确认可领取9600元后放弃其他一切权利,但上诉人领取完9600元后,现反悔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故,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依法亦应予以驳回。综上所述,上诉人陈某琳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该院于2018920作出(2018)苏03民终549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陈某琳不服本院裁定,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1118作出(2019)苏民申4702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并于20191226作出(2019)苏民再524号民事裁定,撤销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18)苏0381民初2359号民事裁定及本院(2018)苏03民终5496号民事裁定,指令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审理。原审法院重新立案受理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陈某琳在再审期间诉称,陈某琳于20086月到某医院工作,2016430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离开工作岗位。经新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依法强制执行,某医院于20179月为陈某琳办理了退休手续,陈某琳从该月起领取退休金。但按法律规定,陈某琳应当自20165月起领取退休金,某医院给陈某琳晚办理退休手续17个月,造成了应当领取的退休金20185.8元的损失。2016年、2017年,退休金先后两次调增,陈某琳每月应当调增200元,但因迟延办理退休手续,造成了调增损失。50岁至85岁期间的损失为8.4万元。另外,随着调资次数的增加,陈某琳的损失会越来越大,动态损失不可计算。由于延迟办理退休手续,造成退休金的基数降低,根据江苏省政府关于社保费每年调资的增资比例不低于7%的相关规定,新沂市2016年至2020年五年间执行的调资比例都是在5%12%之间。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中,载明现阶段我国居民人均寿命(江苏省)是80岁。每增加一年增长寿命3个月,到2056年是90岁左右。计算出来动态的损失是632254.4元,该损失,某医院应当予以赔偿。

原审法院再审查明,陈某琳于20086月到某医院工作,至2016430日陈某琳因达到法定退休年龄而离开某医院。2016125,陈某琳以双方已于20151220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为由,向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某医院支付其经济补偿金9600元。双方在仲裁审理中达成调解协议,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新劳人仲案字(2016)第122号仲裁调解书,调解书载明:双方的劳动关系已于20151220解除;某医院于2016325日前一次性支付陈某琳9600元;陈某琳收到上述款项后放弃一切其他权利,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向某医院主张权利。此后,某医院向陈某琳支付了上述9600元。20161010,陈某琳向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确认其与某医院从20086月起至2016430期间存在劳动关系。当日,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不予受理决定。

201837,陈某琳向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某医院补偿其未按法律规定办理退休造成的经济损失300000元。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8315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2018315,陈某琳提出诉讼。

另查明,陈某琳于20179月办理退休手续,自201710月起开始领取养老保险金。在陈某琳工作期间,某医院未为陈某琳缴纳社会保险。2017523,新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某医院送达社会保险费欠费补缴单后,某医院按照补缴单的金额和时间补缴了陈某琳的社会保险费。

原审法院致函新沂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请该局对陈某琳因迟延17个月办理退休手续未领取养老金造成的损失及因迟延办理退休而致后续养老金基数减少造成的损失依法依规予以核定。该局经审核,对如果陈某琳于20164月退休,则自20165月至202011月共55个月的养老金逐月进行了计算,总额为65342.10元,其中,20165月至20179月计17个月可以领取的养老金为17403.8元;201710月至202011月共38个月可以领取的养老金为47938.3元。同时,该局还向本院出具了陈某琳于20179月退休后,自201710月至202011月共38个月期间的养老金为40356.80元逐月数额列表。由于退休人员今后的工资调整问题,无法预见以后政策规定,因此,对于陈某琳因养老金基数减少所造成的损失目前无法确定。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1.本案是否属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的案件范围;2.若本案应当受理进行实体审理,陈某琳主张的损失如何确定,人民医院是否应当予以赔偿。

原审法院再审认为,关于第一个焦点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的下列劳动争议,适用本法:(一)因确认劳动关系发生的争议;(二)因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劳动合同发生的争议;(三)因除名、辞退和辞职、离职发生的争议;(四)因工作时间、休息休假、社会保险、福利、培训以及劳动保护发生的争议;(五)因劳动报酬、工伤医疗费、经济补偿或赔偿金等发生的争议;(六)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劳动争议。”本案中,陈某琳因向某医院提出的关于养老金损失赔偿主张而产生的争议,符合法律关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社会保险发生的争议属于劳动争议的界定,故,本案双方的争议属于劳动争议。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人民法院应予受理。”若用人单位迟延为劳动者办理社会保险手续,导致劳动者社会保险待遇遭受损失,劳动者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的争议,人民法院也应予受理,应当是上述司法解释的题中应有之义。本案中,陈某琳的主张,正是要求人民医院赔偿其因迟延办理退休手续所遭受的养老金的损失。因此,本案是人民法院应当受理的劳动争议案件,本院应当对本案进行实体审理。

关于第二个焦点问题。陈某琳于1966430出生,按规定应于20164月退休,从20165月开始领取养老金。但事实上其却于20179月才办理退休手续,从201710月开始领取养老金。陈某琳迟延退休17个月,这17个月没能领取退休金的损失是客观存在的。而且由于自201710月才开始领取退休金,客观上也必然造成陈某琳以后退休金正常增加数额的减少,损失也是存在的。经新沂市人社局核算,陈某琳迟延17个月退休未能领取退休金的总额为17403.8元,该笔损失是确定的。但对于以后的损失,因政策等因素无法预见而无法确定。但根据新沂市人社局关于陈某琳工资的核算列表可知,201710月至20201138个月期间,如果陈某琳于20164月退休,则上述38个月期间可领取退休金共47938.3元,而事实上陈某琳在上述38个月期间领取的退休金为40356.80元,二者相差7581.5元(47938.3-40356.80=7581.5元),平均每月相差199.51元(7581.5元÷38个月=199.51元/月)。以此作为参考标准,按目前江苏省女性人口平均寿命80岁计算,自201710月,至陈某琳80周岁,尚有343个月时间,这期间的损失可酌定为68431.93元(199.51元/月×343个月=68431.93元)。上述陈某琳迟延17个月退休未能领取退休金的损失,以及自201710月以后陈某琳因工资基数不能得到应有的调整所产生的损失,共85835.73元(17403.8+68431.93=85835.75元),正是由于某医院未有及时给陈某琳缴纳社会养老保险费以致陈某琳迟延办理退休手续造成的,某医院应当赔偿。但是,陈某琳虽然与某医院于20151220解除了劳动关系,事实上仍在某医院工作,至20164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才离去,而某医院又为陈某琳缴清了全部的社会保险费,因此,在某医院赔偿陈某琳上述损失的情况下,陈某琳领取的9600元也应当退还某医院,两相冲抵,某医院应当赔偿陈某琳的损失为76235.73元(85835.73-9600=76235.73元)。陈某琳主张的其他损失,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于2021323作出(2020)0381民再18号判决:一、被申请人某医院赔偿再审申请人陈某琳损失76235.73元,该款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驳回再审申请人陈某琳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的证据。再审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一条规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未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且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能补办导致其无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为由,要求用人单位赔偿损失而发生争议,人民法院应予受理。”本案中,陈某琳主张某医院迟延为其办理社会保险手续,导致其推迟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从而遭受经济损失,其因此请求某医院予以赔偿而发生的争议,应属人民法院受理劳动争议案件范畴。某医院虽然主张双方劳动关系已于201639,经新沂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新劳人仲案字〔2016〕第122号仲裁调解书确认于20151220解除,但对陈某琳在该院持续工作至20164月的事实予以认可,并为陈某琳办理了退休审批相关手续。但由于某医院未及时给陈某琳缴纳社会养老保险费,陈某琳未能在法定退休时间退休,而是迟延了17个月才退休。陈某琳17个月未能领取退休养老金的损失客观存在,经新沂市人社局核算,该部分损失计17403.8元。对于因延迟退休未能按期调增养老金的损失,因政策等因素无法预见而难以确定具体数额。但根据新沂市人社局关于陈某琳退休金的核算列表,在201710月至20201138个月间,于20164月退休和于20179月退休的退休金额相比,二者之间差额为7581.5元,平均每月少领金额约为199.51元。以此作为参考标准,按目前江苏省女性人口平均寿命80岁计算,陈某琳该部分损失为自201710月起至陈某琳80周岁间343个月的差额计68431.93元。据此,一审法院酌情确定陈某琳因迟延退休17个月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为上述两部分损失合计85835.73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鉴于陈某琳在领取解除劳动合同补偿金9600元后仍继续在某医院工作,且某医院为其缴清了全部的社会保险费,一审法院确认该款应当予以退还,相抵后判决某医院赔偿陈某琳的经济损失76235.73元亦属合理。

综上所述,某医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原审法院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2121作出(2021)03民再128号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未收取上诉案件受理费。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案例报送单位:新沂市人民法院

再审合议庭成员:郁允录、马广胜、朱清华

二审再审合议庭成员:蔡青峰、王英惠、王夏

报送人:顾乐永、郁允录

 


 
来源:徐州审判2022年第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