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张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故意杀人、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容留他人吸毒案
  发布时间:2022-07-15 10:08:54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聚众斗殴罪中,纠集前因、纠集目的、对现场认识等各种因素影响纠集人刑事责任的承担。纠集人主观上具有聚众斗殴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纠集人员的行为,斗殴现场见到双方持刀,仍积极参与斗殴,纠集人对被纠集人员造成的死亡后果应承担刑事责任,构成故意杀人罪。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  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众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点评

实践中,纠集人是否构成聚众斗殴罪、是否应承担转化型杀人的刑事责任,会因案情不同而产生较大分歧。从法理上讲,致人重伤、死亡的后果不应是纠集者直接追求的后果,即主观上不应是直接故意,否则为了杀害他人而纠集斗殴的行为,应当直接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故对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结果,纠集人员应为放任或过失。如纠集者的行为具有聚众斗殴的故意,纠集人员到场后,明知双方持致命凶器,仍积极参与斗殴,对被纠集人员持刀追砍对方的行为无任何制止行为,斗殴后发现现场有人被砍倒,对他人死亡、重伤结果漠不关心的,应当认定纠集者对斗殴可能致人死亡有明确的认知,对死亡结果持放任态度,以聚众斗殴的转化型故意杀人罪对其定罪处罚。如纠集者有不允许持械、不让用刀、不许打伤打死他人的明确表示,并尽力阻止发生重伤、死亡事故的,对产生的重伤、死亡后果一般不承担刑事责任,仅构成聚众斗殴罪。本案作为一起有影响力的聚众斗殴的转化型故意杀人犯罪,其价值在于明确此类案件办理中,应当厘清全案发生、发展的脉络,充分考量纠集人主观故意、有无聚众行为、有无参与斗殴行为、聚众行为与斗殴行为之间有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以及排除责任事由,综合判断纠集人员承担何种罪责,以此作出公正合法的判决。

 

公诉机关: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

(其他诉讼参与人基本情况省略)

被告人张某,男,196452日出生,曾因犯流氓罪于1984711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辩护人张雁峰、夏俊,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徐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张某纠集他人持械聚众斗殴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提请法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诉讼请求省略)

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如下辩解和辩护意见:起诉指控的1998年聚众斗殴事件中,张某不应对宋某死亡承担刑事责任。主要理由是:(1)起诉指控张某安排王某安纠集他人的证据不足,不应认定张某为此次聚众斗殴的纠集者。公诉机关提供的证人张L、薛某玮、刘某阳、崔某等人证言前后矛盾,相互矛盾,不真实,不应采信;被告人张某承认安排王某安纠集人员的供述系办案机关非法所得,不真实、不合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故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张某安排王某安纠集人员前来斗殴。(2)张某并未参加追击宋某的过程。公诉机关提交的证实张某追击宋某的证人王某鑫、崔某、于某证言系猜测性的证言,且前后矛盾,不真实,不应采信。张某供述始终否认追击宋某,故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张某实施了追击行为。(3)宋某死亡结果是王某安、芦某文等人实施过限行为,超出了张某的预料,刘某阳证言证实张某在案发后曾斥责王某安攮人的行为,主观上不具有伤害致死的故意,不应转化为故意杀人罪。(4)案发现场张某和宋某分别在新世纪酒店南北楼梯两侧,相距二十米左右,行为人在事前没有预谋的情况下,各自针对固定对象斗殴,相互之间没有协调配合,应当各自对自己的加害行为承担责任。(5)薛某玮一方纠集人员在先,宋某又挑起事端,对于该起事件的发生具有过错。

(其他辩护意见省略)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查明:199813日晚,被告人张某与薛某玮(又名薛勇,另案处理)在徐州市区“小天鹅”舞厅内,因琐事产生口角,后被在场的刘某阳(另案处理)劝开,并与随后到场的张L、崔某、王某安(已死亡)等人前往徐州市新世纪假日俱乐部二楼大排档宵夜。途中,薛某玮电话纠集孙某伟、王某鑫(又名王金海)、艾某江、郭某民、宋某(已死亡)、白某永、王T等人前往徐州市新世纪假日俱乐部二楼大排档,欲与张某等人斗殴。宋某等人到场后,即在张某、薛某玮隔壁桌坐下,后宋某故意向被告人张某所坐位置掷砸酒杯挑起事端,引起双方冲突,被在场的张L、崔某等人劝开。被告人张某安排在场的王某安纠集人员准备斗殴,王某安电话纠集陈某顺(另案处理)、芦某文(已死亡)、张J、田某顺、于某等人携带军刺等凶器赶往大排档。陈某顺等人到场后,薛某玮从现场离开,并安排王某鑫前往薛某玮办公室取刀,准备与张某等人斗殴。后王某鑫从薛某玮办公室取来刀具藏匿在大排档门前花池时,被宋某看见,宋某即从中取一把长刀欲与正在出门的张某等人斗殴,因醉酒不慎绊倒,后于某将宋某手中长刀夺下,宋某逃跑,被王某安、芦某文等人持刀追砍,致宋某因锐器刺破心脏致心包填塞合并大出血死亡。陈某顺等人还持刀将薛某玮一方孙某伟头部砍伤,致其枕骨骨折,经鉴定,其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并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予以确认。(具体证据省略)

(法院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省略)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关于被告人张某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问题。经查认为,被告人张某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主要理由是:(11998年聚众斗殴因张某与薛某玮、宋某矛盾而起。本案中,张某在小天鹅歌舞厅和薛某玮产生矛盾,后至新世纪大酒店吃饭时又与宋某发生纠纷,遂意识到薛某玮纠集宋某等人员找其麻烦,进而纠集人员前来斗殴。(2)张某在新世纪酒店内安排打电话纠集人员前来斗殴,系聚众斗殴的纠集者。本案中,证人张L证言称,张某和宋某发生冲突被劝开后,安排刘某阳打电话纠集人员前来,刘某阳打电话时王某安补充称张某出事了;证人刘某阳证言称,张某与宋某发生争执被劝开后,看出来薛某玮想打张某,说了一句打电话,后王某安打电话喊人;证人薛某玮证言称,张某和宋某发生冲突后,安排旁边的刘某阳或者王某安打电话喊陈某顺;被告人张某的供述称,其和宋某发生冲突后,意识到是来找其麻烦的,就安排王某安纠集人员前来准备打架。上述证据能够证实张某和宋某发生冲突被劝开后,张某安排随行的王某安、刘某阳打电话纠集人员这一基本事实,应当认定本起聚众斗殴的纠集者。(3)张某参加斗殴,并对斗殴现场发生的情况知情。本案斗殴的作案时间是晚上,现场人员众多,证人因各自所处位置不同,参与程度不同,观察到的斗殴现场情况也会不尽相同。对于张某参与斗殴,张某一方人员陈某顺持刀砍伤对方孙某伟,张某一方王某安、芦某文等人持刀追杀宋某,宋某死亡等事实,相关供述、证言是能够印证一致的。在案证据中,证人刘某阳、于某、孙某伟还证实,张某向现场人员表示宋某找其麻烦,要揍宋某。故张某对现场人员持刀械斗的情况是有确切认知的。(4)张某作为纠集人,对聚众斗殴中致人死亡的后果应当承担故意杀人的刑事责任。本案中,张某系此次聚众斗殴的纠集者,主观上对于本方被纠集人员持刀斗殴有明确的认识,客观上未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来防止重伤、死亡后果的产生,应对此次斗殴中产生的宋某死亡结果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认定为故意杀人罪。(5)宋某一方存在过错。本案中,薛某玮纠结宋某等人前来斗殴,并准备刀具,宋某挑起事端,斗殴中持刀积极参加,对案件的发生、发展起到重要作用,具有过错,该情节虽不影响本案定性,但在量刑时予以考虑。故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构成故意杀人罪能够成立,被告人张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张某不是本案1998年聚众斗殴纠集者,不构成故意杀人罪等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

(法院认定的其他内容省略)

综上,被告人张某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情节严重;纠集他人持械聚众斗殴致人死亡;纠集他人聚众斗殴;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两次容留多人吸食毒品,其行为分别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故意杀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张某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人张某一人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张某具有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具有到案后如实供述办案机关已掌握的犯罪事实、退缴部分违法所得等从宽处罚情节,依法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情节、犯罪性质等,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五十四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人张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零一万元。

二、对于已查封、扣押、冻结的被告人张某的相关资产,依法处置;对开设赌场等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不足部分继续追缴;对所参与的上述共同犯罪涉及的犯罪数额依法承担连带责任。

三、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宋某河、赵某华经济损失丧葬费人民币49334.5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不服,提出上诉。上诉理由与一审辩解、辩护意见基本相同。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依法审理,于2021123日以(2020)苏刑终220号刑事附民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报送单位: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王韧、徐伟、庄彬

        报送人:庄彬、曹扬


 
来源:徐州审判2022年第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