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张某成诉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建筑物倒塌致害责任案
  发布时间:2022-07-15 10:11:50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在存有自治管理规约的情况下,合同关系之外的第三人违反本方自治规则的,应认定为权利妨害行为,物业服务企业作为管理人,负有按照该规约及时排除权利妨害之隐患的积极履约义务。如若受害人违反私人自治规则的行为与管理人的瑕疵履约行为结合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应按照各自的过错比例分担损失。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依照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其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  被侵权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五十三条  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

【点评】

生活中,私人管理支配之场域因对不特定第三人开放而具有了公共性,场域管理人在特定时间段以本方自治规则管理场域,又彰显了场域的私人性质。对于第三人违反本方自治规则发生权利损害,管理人或是权利人应承担何种责任,实践中有不同认识。本案明确了类似案件的审理思路:一是私人场域为个体支配之权属范围,权利人抑或是管理人在私人场域内以私人之规则而告示于众者,对该规则的违反则构成权利妨害,行为人应承担妨害之过错责任。二是私人场域在特定时段内的公共性决定了权利人或是管理人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管理人怠于消除管理场所内所具有伤害性的自然情况,且怠于对潜在危险进行告知,属于瑕疵履约行为。三是受害人违反私人自治规则的行为与管理人的瑕疵履约行为结合导致损害结果发生,应按照各自的过错比例分担损失。

 

原告:张某成,男,1983年10月12日生,住江苏省沛县。

被告: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徐州市。

原告张某成因与被告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建筑物倒塌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向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张某成诉称:2021年8月1日下午18点30分左右,原告驾驶车牌号为苏XXXXXX面包车到徐州新世纪装饰城购买房屋装修材料,该车停放在装饰城停车厂院内,当晚下雨,原告停车处的墙头歪倒将车辆砸毁。原告认为,被告作为市场的管理者应具有服务意识和责任意识,对市场内的公共设施未尽到维修、加固、看管、养护的义务,并且停车厂没有明显提醒标志(如此墙危险,请勿靠近等),导致车辆受损。因该车是原告借朋友的,因车辆被砸毁,原告遂购买了该车 (有售车合同佐证)。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现诉至人民法院,请求依法被告赔偿原告8000元。

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辩称:1、苏XXXXXX车主张某成在2021年8月1日下午18时30分左右驾驶该车违规停放在被告单位的场地,后于2021年8月2日下午16时左右驾车离开(有图片、视频佐证)。张某成提供的拖车票号NO:03302539是2021年8月4日,明显与时间、事实不符;2、张某成于2021年8月10日到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登记调解,其提供的维修票号NO:8752157是2021年8月12日,很明显是后补的,而且仅仅是收据,正常人维修物品都应该当场索要发票,不应该是后补的,维修数额应该是机打的正规发票,而不应该是普通的收据;3、从张某成提供的照片资料来看,恰恰说明了被告已经做了墙垛加固等其它维修养护,尽到了管理义务 (有原告提供的照片图一、图二佐证);4、经专业人士在没有行驶证、公里数、车牌的情况下进行了评估,“从外观看要是五菱车也许能贵一点,要是其它杂牌子车价值2000至3000元”;5、张某成停车时车头在前车尾在后,损坏的墙砖掉落在面包车后顶部,后保险杠脱落车体后顶部凹下去,无其它损坏迹象和损坏痕迹(有原告提供的照片图一佐证),专业人士称“钣金、喷漆、换后保险杠等维修费1000左右”;6、经被告法务部及公司领导研究不承担管理责任和赔偿责任。经法院调解,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同意给予苏XXXXXX车主张某成补偿金1500元。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审理查明:

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徐州新世纪装饰城的物业服务企业,新世纪装饰城所属停车场的管理工作日常由被告负责。

2021年8月1日下午18时30分许,张某成驾驶车牌号为苏XXXXXX面包车进入新世纪装饰城停车场内,停靠在临近场边围墙处。当日夜间,张某成停车处围墙倒塌,致使车辆受损。2021年8月2日下午16时左右,张某成驾驶受损车辆离开现场。

此后,张某成自行就受损车辆进行了维修,于2021年8月5日向案外人王某峰的微信转款1000元,于2021年8月29日向昵称为“简单”的微信账户转款3900元。2021年8月29日,案外人戚某芬向张某成出具收条一份,内容为:“今收到苏XXXXXX修车费微信转账3900元,现金1100元,共计5000元整”。2021年9月16日,案外人王某峰出具证明一份,证明收取3900元款项的微信账户的所有人系王某峰的妻子戚某芬。以上收条及证明皆加盖了字号为“铜山区皓铭汽车美容”的印章。

另查明,新世纪建材入口处树立有“夜间禁停(违停车辆拖至汽配城停车场)”的标牌。另根据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抗辩陈述,本院查询了事故当日徐州天气状况,当日为中雨转小雨,微风。

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认为:案涉停车场的围墙系停车场内部隔离带,属停车场内设施,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者对墙壁负有维护修缮的义务。通过张某成提供的现场照片可以看出停车场经平整改造形成,与围墙间隔的区域范围已被拆除,与墙体相毗邻的房屋构造已不复存在,停车场内部所在墙面有拆除痕迹,墙体衔接处仍存有残垣。依此事实可以认定,停车场的现有建设系利用旧存墙体间隔而成,但因拆除影响了该墙体的承重结构,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者,在后期的运营管理中应当积极履行审慎的管理义务,即应当预见到外围墙体在风力及雨量等自然外力的作用下存在倒塌的危险,但其未能预见,也未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加固防护,致使危害结果的发生,故应认定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在管理过程中存在过错。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虽在停车场入口处树立有“夜间禁停”的警示牌,但在停车场的日常管理中,并未按照本方陈述之事实(停车场系为内部员工停靠车辆使用),严格区分进入停车场内的人员身份(未配备管理人员甄别进出车辆的人员身份),未在市场闭市后以管理者的身份对于违停车辆,按照警示之内容进行拖离,亦未以设置起落杆的方式避免闭市时间段外来车辆的驶入。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虽然抗辩其尽到了管理义务,但依据张某成提交的现场照片,并不能证明物业公司上述观点,故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管理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私人场域在特定时段内的公共性决定了权利人或是管理人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案涉停车场在开市时间段可为人员及车辆自由出入,该场域在该时间段内具有公共性,作为管理人的物业服务公司即负有在合理限度内保护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义务,该义务的保护对象应以其是否因公共场所的管理者所开启或维持的危险而受到了威胁为判断标准,而并不以存在某种紧密关系(消费关系或者是潜在的消费关系)为前提。停车场系在拆迁原址上利用旧存墙体改造而来,但因拆迁已影响到了墙体的承重结构,现有之建筑构造存在潜在的危险性,作为建筑物的管理人不能证明已对危险之建筑进行了加固整改,管理人怠于消除管理场所内所具有伤害性的自然情况,且怠于对潜在危险进行告知,已然违反了应属管理人的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此外,作为市场内部的物业管理人,在提供有偿服务的基础上,即应对所管理场域进行精细化管理,应对闭市时间段的车辆驶入设置障碍,以必要之管理手段和方式方法避免妨害场域管理及财产损害之危险情况的发生。

受害人的积极行为违反私人支配领域之规则,对该种行为即应给予过错性评价。行为是受人意志支配所进行并能够引起一定民事法律后果的民事法律事实。行为人主观上并没有产生、变更或者消灭民事法律关系的意思,但客观上因法律的规定而产生一定的法律后果的行为为非表示行为,该行为在一定情境下构成侵权,行为人对所致损害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私人场域为个体支配之权属范围,权利人抑或是管理人在私人场域内以私人之规则而告示于众者,对该规则的违反则构成权利妨害,行为人应承担妨害之法律责任。案涉停车场系由物业公司直接管理,管理人配属的车辆停靠服务限于装修市场的开市时间,闭市时间为管理人管控之私人场域,不具有公共性。管理人在私人场域外围张贴的“夜间禁停”的标识牌为私人权属范围内的自制规则,系在维护私人场域之占有及使用的权限,该权利为物权性质的权利,具有对世性,不特定第三人对此权利的行使负有不作为的义务。在私人场域中,破坏管理人的管理状态即应认定为对私人规则的违反,构成对私权的妨害,妨害行为在侵权法律关系中应属过错行为,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

虽然张某成停靠车辆的区域属于装修市场内的停车场,但其停靠时间非市场营运时间,停靠期间不属于市场对外开放时间,作为与市场管理无利益关联的群体人之一,张某成不应在不属于公共停车范围的被告管理区域内长时间停靠车辆,故可以认定其停靠车辆的行为存在过错。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停车场的管理者,已经在入口处树立了多个夜间禁停的标识牌,已就夜间禁止停靠进行了警示和告知,张某成理应知晓此标识内容。在应当知晓的情形下,仍长时间停靠此处,故可以认定张某成对于损害结果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根据法律规定,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自己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或免除侵害人的赔偿责任。

综上,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第一千一百七十三条、第一千二百五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五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徐州市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赔偿张某成车辆维修费、交通费共计4200元;二、驳回张某成的其他诉讼请求。该判决已生效,且已履行完毕。

 

报送单位: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

一审独任审判员:刘现伟

报送人:刘现伟、王鹏里


 
来源:徐州审判2022年第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