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调研 > 案件精析
冯某挪用公款、受贿案
  发布时间:2022-07-15 10:13:43 打印 字号: | |

裁判摘要

基于办理刑事案件职权关系,代收被告人方交付的用于取得被害人谅解的“调解款”,虽未缴入办案机关案款专用账户,仍然属于国家机关管理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行为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调解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以挪用公款罪论处。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  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非法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性活动的,或者挪用公款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是挪用公款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  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途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

点评

执法办案中,办案人员代收当事人“调解款”等现象并不鲜见,个别人员甚者利用单位财物管理漏洞或者违反财物管理制度,未将此类款项缴入单位公户而另作他用。这种表面上看不具备公款形式要件的“调解款”,也给相关案件性质认定带来了难题和争议。本案明确了类似案件的审理思路,即认定国家工作人员挪用的款项是否具有公款性质,不能仅从形式上审查单位对款项是否具有所有权、占有权,以及收取款项是否存在形式要件缺陷,还应从实质上审查判断国家工作人员收取款项是否基于职权关系,收取后是否应当由单位管理、使用。如果收取款项是基于职务行为,即使代收他人交付的款项未入单位公户,也应以公共财产论,认定为公款。本案裁判理清了“公款”的认定标准,对于严厉打击代收当事人“调解款”等款项后引发的贪污、挪用公款等违法犯罪行为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公诉机关: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冯某,男,1974年2月24日生,汉族,大专文化,中共党员,邳州市运河街道办原工作人员,曾任邳州市公安局某派出所副所长,住邳州市。2021年6月11日被留置,2021年9月6日被刑事拘留,2021年9月16日被逮捕。

邳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邳检刑二刑诉〔2021〕Z5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冯某犯挪用公款罪、受贿罪,于2021年11月4日向邳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11月,被告人冯某在担任邳州市某派出所副所长期间,负责办理李某笙等人强奸案。期间,李某笙父亲李某为了让李某笙得到从轻处罚,遂请被告人冯某从中调解,取得被害方谅解。2014年3月8日,被告人冯某利用职务之便,安排李某将用于赔偿被害方的20万元(币种人民币,下同)调解款转入其中国农业银行个人账户。同日,被告人冯某将其中的19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债务,余款1万元用于个人生活开支。后因该案调解未果,经李某多次索要,2021年6月6日,被告人冯某将上述20万元归还李某。(公诉机关对受贿罪的指控内容省略)

被告人冯某对指控的犯罪事实、罪名没有异议,自愿认罪认罚,未作辩解。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对指控的挪用公款罪,认为涉案用于调解的款项20万元不具有公款性质,不是公款;和解行为并非被告人冯某的法定职责;因此被告人冯某不构成挪用公款罪。(其他辩护意见省略)

邳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11月,被告人冯某在担任邳州市公安局某派出所副所长期间,负责办理李某笙等人强奸案。期间,李某笙的父亲李某为了让李某笙得到从轻处罚,遂请被告人冯某从中调解,以取得被害方谅解。2014年3月8日,被告人冯某利用职务之便,安排李某将用于赔偿被害方的20万元(以下均为人民币)调解款转入其中国农业银行个人账户。同日,被告人冯某将其中19万元用于偿还个人债务,余款1万元用于个人生活开支。后因该案调解未果,经李某多次索要,2021年6月6日,被告人冯某将上述20万元归还李某。(法院查明的受贿事实省略)

上述事实,有被告人冯某在调查阶段的供述,证人证言,干部任免审批表、任命文件、调动文件、工作职责的情况说明、自书材料、银行交易明细,办理相关案件的法律文书等证据经庭审质证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邳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被告人冯某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问题,经查,首先,现有证据证实被告人冯某系李某之子涉嫌强奸案的办案人员,而是否取得被害人的谅解是强奸案件的酌定情节,属于被告人冯某查办强奸案件的职责范围,因此,被告人冯某收取李某支付的用于取得被害人谅解的款项20万元系职务行为。其次,依据《刑法》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途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李某支付的款项是用于与被害人和解,以取得被害人谅解,该款项应该由办案人员纳入办案单位案款账户,具有公款性质。被告人冯某未将该款项上交单位保管虽违反案款管理规定,但并不能改变该款项的公款性质。因此,被告人冯某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三个月未归还,符合挪用公款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挪用公款罪。

关于被告人冯某就指控的挪用公款罪是否成立自首、坦白问题。经查,被告人冯某挪用公款的相关问题线索已被监察机关掌握,被告人冯某虽主动到案,但未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对挪用公款罪既不符合自首成立要件,也不构成坦白。(法院对受贿罪的认定省略)

被告人冯某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较大,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分别构成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其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冯某在因挪用公款被留置期间,如实供述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事实,就受贿罪以自首论,且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从轻处罚;在庭审中对指控的挪用公款罪认罪认罚,依法可从宽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邳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21)苏0382刑初890号刑事判决:

一、被告人冯某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二、被告人冯某退缴的犯罪所得19.5万元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审宣判后,在法定期限内公诉机关未抗诉,被告人未上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报送单位:邳州市人民法院

    一审合议庭成员:蒋荣志、周新欢、张筱泓

    报送人:蒋荣志

 

 


 
来源:徐州审判2022年第1期
责任编辑:唐新利